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高级搜索
·希特力小贴士 ·后抗生素时代的领航者/专访佰高威盛中国区技术总监席祖义 ·译稿|目前可以用于养猪生产的节水技术 ·译稿|养猪生产中的饮水模式 ·高岩|浅谈猪舍清粪工艺
 华康价值观 |  华康使命 |  华康愿景 |
 家禽产品 |  猪系列产品 |
 技术资料 |  华康动态 |  行业动态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技术资料 > 技术资料

【国外技术】单月桂酸甘油酯对白色念珠菌生物膜的体外抗真菌活性

时间:2020-07-03 14:4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
Abstract

 

单月桂酸甘油酯(monolaruin)是一种天然化合物,存在于椰子油中,以其作为抗菌剂保护生物活性而闻名。口腔念珠菌病的性质和抗真菌耐药性的增加,要求寻找新的抗真菌治疗药物。在本研究中,我们在体外检测了单月桂酸甘油酯对白色念珠菌(株ATCC:SC5314/MYA2876)生物膜的抗真菌活性,并研究单月桂酸甘油酯是否能改变宿主炎性细胞因子IL-1α和IL-1β的基因表达。在共培养模型中,将口腔成纤维细胞与白色念珠菌同时培养24小时,然后暴露于单月桂酸甘油酯(3.9–2500μM)、阳性对照氟康唑(32.2μM)和空白对照(1%乙醇)的处理中,该模型用于评估单月桂酸甘油酯对成纤维细胞的毒性以及利用荧光显微镜分析生物膜的形态特征。此外,使用实时荧光定量PCR,共培养模型用于从口腔成纤维细胞中提取RNA以评估宿主炎性细胞因子的基因表达,结果表明,单月桂酸甘油酯的MIC和MFC分别在62.5-125μM和125-250μM之间。生物膜抗真菌试验显示,与对照组相比,用1250和2500μM的α-单月桂酸甘油酯处理的生物膜的对数(CFU/ml)显著降低。在单月桂酸甘油酯处理的共培养中,IL-1α和IL-1β也有显著的下调。结论单月桂酸甘油酯对白色念珠菌具有潜在的抗真菌活性,并能调节宿主的炎症反应。

 

 

引言
Introduction

 

白色念珠菌是一种常见的机会性人类真菌病原体,主要存在于肠道、口咽、生殖泌尿道和皮肤中。然而,它可能在免疫受损患者或竞争性细菌菌群失衡的个体中成为致病菌(Berman,2012;Dovigo等人,2011b;Neppelenbroek等人,2006)。在免疫功能低下、癌症患者或暴露于多种治疗(如广谱抗生素、化疗、免疫抑制治疗和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个体中,该疾病的播散形式可能危及生命,死亡率为40-60%(Dovigo等人,2011a;Krcmery&Barnes,2002;Neppelenbroek等人,2006年)。念珠菌的致病性归因于关键的毒力因素,如粘附于表面(在组织和医疗器械上)、生物膜形成、逃避宿主免疫防御机制以及分泌蛋白水解酶,如分泌的天冬氨酸蛋白酶(SAP)和磷脂酶(Correia等人,2010)。

 

如前所述,有许多与白色念珠菌致病性相关的毒力因子,例如生物膜的形成和蛋白水解酶(例如分泌的天冬氨酸蛋白酶(SAPs),磷脂酶和脂肪酶)的分泌。成熟的真菌生物膜的特点是酵母和菌丝结构密集,包裹在厚厚的细胞外聚合物质(EPS)中,确保向生物膜提供足够的食物,运输废物,也可能在念珠菌物种的抗真菌性中发挥作用(Ramage等人,2001)。SAP(1-10)家族整体基因表达与致病性白色念珠菌的组织损伤和宿主入侵有关(Lermann&Morschhauser,2008;Nailis等人,2010)。菌丝的形成被认为是参与上皮细胞侵袭和上皮细胞连接蛋白降解的最关键因素(Naglik等人,2008;Villar等人,2007)。

 

在真菌感染期间,免疫宿主防御在致病性念珠菌物种的吞噬作用中起关键作用。CD4+T细胞的活化导致促炎性趋化因子和细胞因子的产生,如IL-1α、IL-1β和TNF-α。在感染的后期,通过树突状细胞(DC)激活抗炎细胞因子IL-10吸收抗原,最终导致真菌的消除(Chandra等人,2007;Gresnigt等人,2012)。因此,念珠菌病的致病状态是以促炎反应的增加为标志,然后是抗炎细胞因子的增加。

 

目前治疗白色念珠菌感染的方法包括局部和全身抗真菌药物,三唑类药物是对大多数念珠菌有效的第一道防线(Samaranayake&Macfarlane,1990)。然而,由于可用的抗真菌治疗方法有限,而且此类药物的广泛使用,抗真菌耐药性有所增加(Hunter等人,1998年;White,Marr&Bowden,1998年)。例如,晚期HIV感染和艾滋病患者的口咽念珠菌病通常用氟康唑治疗